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 教育 > 钱江晚报:争议人体写生,如此倒退不该有

钱江晚报:争议人体写生,如此倒退不该有

2019-11-01 08:26:24
人体写生是不是耍流氓?著名画家刘海粟、美术教育家李叔同在20世纪初就先后将人体模特应用于美术教学。刘海粟在上海美专也是从1914年开办人体写生课,不过最初只能聘请到男孩、成年男子来当模特。至1920年

这是一个不应该发生的争论。据《红星报》9月18日报道,最近一群网民上传了一组大学艺术课堂教学的照片。附文称“川上院长(Dean Kawakami)的个人素描演示真的很好”。然而,这些照片引起了关于是否裸体的激烈讨论。

在网上帖子中,一些人声称“40年来我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们必须用人体模型来解决可以用照片解决的问题”,而另一些人只是简单地说“艺术就是扮演流氓!什么不能画,不必画衣服”。如果这只是一些人在胡说八道,但一些网民留言说,他们学校的艺术系取消了模特素描项目,因为一些家长和学生强烈反对,这不得不引起注意和警惕。

人体素描是流氓吗?这个问题问起来很无聊也很荒谬。除了西方艺术的悠久传统,这个问题在一百年前就在中国讨论过。20世纪初,著名画家刘海粟和艺术教育家李叔同将人体模型应用于艺术教学。

1914年,李叔同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开设了第一个人体素描班。这个模特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刘海粟1914年还在上海美术学院开设了人体素描课程,但最初只有男孩和成年男子可以被聘为模特。到1920年7月20日,在新学期的第一堂人体素描课上,第一次使用了真正的女性模特。换句话说,一百年前,女性模特在中国被用来描绘人体。

刘海粟这样做时,许多人认为这是不道德的,甚至受到当时军阀孙方川的威胁。这一事件持续了许多年才结束。然而,这可以被看作是国内人体绘画的启蒙时期。虽然从那以后出现了一些间歇性的骚乱,但总的来说,人们已经逐渐认识到人体绘画是学习西方美术的基本训练。我只是没想到,100年后的今天,有些人会把这当成灾难。令人震惊的是,愚蠢的想法以如此令人愤慨的新方式出现。

从网上贴出的帖子来看,这件事不仅简单到“专家看门口,外行看热闹”。外行人看着热闹,采取旁观者的态度,但没有干预。然而,一起床,这些网民就站到了队伍的顶端,武断地把人体素描当成“流氓”。他们根本不尊重艺术(专家),而是用棍子打死他们。值得思考的是无知的人是无畏的还是有其他目的的。这种不宽容的心态只会扼杀艺术的进步,降低社会的人文水平。

特别是要防止意识形态观念的倒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了今天的成就。其背后是坚持解放思想,不断扩大对外开放。否则,就有可能回到隐居的老路。虽然裸体画只是“茶杯里的风暴”,但它反映了一些人思想观念的倒退,不容忽视。这种思想倒退往往表现为对常识的蔑视和对专业知识的漠视。你为什么要用裸体画,这种网上搜索可以找到问题的答案,可以被一些人用来大惊小怪,就是证明。

也许我们不必要求每个人都有很高的艺术修养,但我们不干涉专业事务。这实际上是一个与文明相关的话题。恐惧常识,尊重知识,无论何时,我们都应该有这样的底线和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