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共青团·记忆|早期共青团员张人亚用生命保存第一部《党章》

共青团·记忆|早期共青团员张人亚用生命保存第一部《党章》

2019-11-03 09:20:25
由张人亚保存下来的现存唯一一本中国共产党第一部《党章》原件。成为团员后,张人亚积极参加当时党团领导的工人罢工斗争。张人亚因积极参加此次罢工援助行动,于6月在募捐时被捕,被关巡捕房1天。团二大结束后,由

走进建于20世纪30年代的宁波市北仑区霞浦街新浦老房子,太阳渐渐暗下来,展览中常用的暖光源,伴随着房子里木头的味道,总是让人闪回到历史的云里。

来自其他地方的参观团把评论员童思琪围在一个角落里,好奇而专注地听着,听着她谈论连总书记都特别关注的人:张任亚。

童思琪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她平均每天收到6 ~ 7批这样的访问团体,最多14批。“每次讲座需要40多分钟,所以我只能溜回办公室喘口气,然后出去见下一批。”虽然工作有点累,但她认为自己正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张任亚的故事在童思琪的叙述中也逐渐清晰。这是一个关于使命和遗憾的故事,也是一个成长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最早的共产主义青年团成员倾听党的话语,追随党,把党的事业看得比他们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1924年3月下旬,中共上海商务印书馆党组派刘普清和张德荣赴法国参加勤工俭学。第一排,左二是张任亚,左三是张德荣(张喜平),左四是刘普清。左起第二排:米·文蓉、杨贤江、申泽民、东向异、余云·唐。

2017年10月底,初秋已经到来。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已经过去了一周。

几位“特邀”嘉宾出席了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率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赴上海,对中共一次重要会议现场进行了专门访问。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们重温了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历史时刻。

当走到展览前时,秘书长停下来,弯下腰仔细观看。这是国家一级文物:中国现存最早的《共产党宣言》中文译本。

“总书记,你可以再向前看了。这本书的封面上有一个长方形的章节。”评论员的话引起了Xi总书记的注意。

最初,《共产党宣言》的中文译本是在1920年9月印刷出版的。它只被共产主义青年团成员和共产主义张任亚的老父保存在纪念碑里。

听了介绍后,他甚至声称这些文物是历史的见证,应该好好保存和利用。他问,“他(张任亚)怎么了?”?

当晚,宁波市北仑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蒋凌志用手机微信“炸锅”。微信是关于中央电视台新闻中的“总书记问题”。

《张任亚》、《共产党宣言》和《总书记》已经成为朋友圈子里的热门话题。

张任亚保存的唯一现存的中国共产党第一部宪法正本。

事实上,江凌志比许多人都清楚,总书记所见的《共产党宣言》只是张任亚的代表作之一。

截至2018年3月,张任亚秘密收藏中共发现36件珍贵文物,其中一级文物21件,二级文物4件,三级文物9件,未估价珍贵藏品2件。其中,最珍贵的是《关于世界趋势和中国共产党的决议》,这是中国两大决议中唯一现存的原文。这份文件的第十项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部《党章》,因此这份文件更为珍贵。该文件目前在中央档案馆。因为这是无价之宝的“独一无二的复制品”,所以不会分级。

1898年,张任亚出生在镇海霞浦(今霞浦街咸安村)。16岁时,他去上海南京路的凤翔银楼当金银首饰制作人。

1922年4月,张任亚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张艳雅成为团员后,积极参加了当时党和联盟领导的工人罢工斗争。

1922年4月至6月,在党的领导下,上海纺织工会浦东分会连续发动了两次日本棉纺厂工人的罢工。工会秘书部会同上海10多个工会组织成立浦东纺织工人经济支持会,向各界人士募捐。

在党的领导下,共青团动员上海全体党员为罢工工人筹集资金,并在《先锋报》上发表声明,要求全国各界团结一致。张任亚因积极参与罢工援助行动而在6月份的募捐活动中被捕,并在警察局被拘留了一天。

1922年5月,共青团第一次代表大会后,上海正式成立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以下简称“上海地委共产主义青年团”),直属共青团中央领导。上海地委书记兼共青团石存通、书记袁孟兵、委员张任亚。

1923年5月至9月,张任亚被任命为上海团地委书记。在此期间,作为上海青年团的代表,他参加了1923年8月20日至25日在南京举行的第二届全国青年团大会。共青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结束后,由于共青团全国代表大会的延期和上海共青团地委任期的届满,张任亚于1923年9月9日以上海共青团地委书记的名义向共青团中央提出了关于上海共青团改组的请示。

张任亚在上海地委工作期间,上海团组织的工作逐步规范化,团员数量也大幅度增加。可以说,张任亚对早期共青团的发展壮大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历史贡献。

这张珍贵的照片来自1925年苏联电影制片人的纪录片《东方之光》。张任亚站在中间,他旁边是这部纪录片的导演。这也是张任亚的运动图像首次被发现。(宁波北仑张任亚党章学校提供)

1927年冬天,不仅气温高,而且革命形势严峻。

1927年4月,北伐战争达到高潮,蒋介石突然发动“4·12”反革命政变,轰轰烈烈的革命形势骤然降温。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被迫转入地下,严重的白色恐怖笼罩上海。

1927年底的一个下午,在宁波镇海县(现北仑下铺),张觉谦照常工作和生活。突然几声敲门声打破了这个国家的和平。张觉谦敲门,抬头看着离家多年的儿子张井泉。门一开,张井泉就拎着行李匆匆走进房间。

原来,大革命失败后,张井泉保存了十几份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和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机密文件。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下,暴露他手中的这些文件不仅会导致死亡的灾难,而且会危及文件的安全。在关键时刻,他想把最重要的机密文件转移到宁波农村,委托父亲秘密藏起来。

虽然张觉谦是一个普通的穷人,但他生来诚实率直,支持孙中山推翻满清的革命行动。他曾经带头剪辫子表示支持。后来,张井泉还因参加上海共产党和工会罢工而受到表扬。

解释完情况后,张井泉立即离开家乡回到上海。离开前,张井泉对父亲说,“这比我的生活更重要。它必须保存。”

晚上,张觉谦偷偷把张井泉带回的包拿到菜园里,塞到放置张任亚亡妻棺材的稻草棚里。

几天后,张觉谦向邻居假装他的第二个儿子景全已经很久没来了,也没有他的消息。恐怕他已经死了。然后,张井泉和他英年早逝的妻子一起被埋葬在村子东边的常山山上的坟墓里。

张井泉墓的一边是纪念碑,里面放着一个空棺材。张觉谦小心翼翼地用几层油纸包好这些文件、书籍和报纸,以防受潮发霉,然后把它们藏在一个空棺材里,埋在坟墓里。墓碑中间写着“守线守和平”,但中间写着“春张陵园”,故意省略了“安静”这个词。

张任亚墓

张觉谦等了20多年,直到上海和宁波解放,但他的儿子景全仍然没有回来。到1950年,整个国家已经基本解放。张觉谦没有回应上海《解放日报》发表的《寻找你》。张觉谦估计他的儿子有危险。他自己已经八十多岁了。他的责任感促使他做出决定,挖坟墓,打开棺材,拿出这些珍贵的文件、书籍和报纸,送给他的第三个儿子张毛静,作为党组织的成员。

回到上海后,张毛静特别在各种书籍、报纸和文件上刻下了两枚印章,并捐赠给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筹备处。

不幸的是,张觉谦没有等到张井泉的下落就去世了。“我祖父去世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的父亲和母亲想到了我的二叔。但是当他们死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二叔没有。他们在问号下死去。”张井泉的侄子张士才在接受采访时说。

2006年春天,清明节,天气转暖。

张井泉的侄子张世华来到北仑区霞浦街找霞浦街文化站站长何吉。

“那时,我只是在工作,对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他放下一堆信息就走了。”何吉回忆说,他认为张任亚只是一个烈士。

几天后,当她打开资料,仔细查看张井泉的个人故事时,她突然发现张井泉的故事并不简单。"当时,我很快就把情况向领导汇报了。"何吉说。

原来,这些年来,张氏家族从未放弃寻找张井泉的下落。

2005年4月,张毛静的孙女张建友在网上发现,在中国共产党的一个主要会议地点的文物介绍中提到了“张井泉”这个名字。这也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张井泉的后代第一次听到他的消息,重新点燃了他们找到张井泉的希望。

时间可以追溯到70多年前。

1922年,张井泉组织上海金银业工人罢工后,该组织安排他在商务印书馆的合作社工作,该合作社由编辑和工人组成。到了1923年,上海工人运动处于低潮,他的注意力逐渐转移到党、团的工作和领导机关的书刊出版上。

此后,张井泉以张任亚的名义从事革命。年轻的张任亚一直“下决心努力工作”,在上海、芜湖、瑞金等地从事重要的革命工作。

2005年,在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纪念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张家仁在上海图书馆找到了1933年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其喉舌《红色中国》中发表的悼词《悼念张任亚同志》。

正是在这篇悼词中,张氏家族终于知道,早在1932年12月,在从江西瑞金前往福建长汀的途中,寻找了半个多世纪的张任亚因公殉职。

埋藏在空纪念碑中的78年历史终于被完全澄清了。张的家人对失去亲人的长期遗憾终于被弥补了!

得知张任亚的事迹后,宁波市北仑区霞浦街立即采取行动。

2006年4月,张任亚的亲属与霞浦街取得联系,开始挖掘和保护张任亚的红色文化资源。2009年4月,张任亚的事迹陈列室在当地建成。2011年1月,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张任亚故居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4月,张任亚的纪念碑被修复。2017年10月31日,总书记习近平带领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参观了会场的一个大型纪念馆,并询问了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共产党宣言》文件的“人(张任亚)”。2017年11月31日,张任亚史料全国征集论坛将举行。2017年12月1日,张任亚党章学校开学。2018年5月15日,张任亚120岁生日铜像揭幕。

张任亚的《共产党宣言》与他的一生相伴

在这一过程中,霞浦街团委也积极参与。2017年9月,霞浦街道青年工作委员会参与组建“红火传承青年突击队”,前往上海、瑞金等地搬迁至鸭绿江。2017年12月,张任亚党章学校建成并开放。目前,党章学校已成为全面的党员教育基地,覆盖任亚广场、党章学校、初中、誓言广场、宣教客厅、乔宅书房等区域,总面积超过4000平方米。

正如龙华烈士纪念馆研究室前主任王菊茹所说,“张任亚收集了革命文献,革命文献也收集了他。”通过文献挖掘,我们不仅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最初心灵,也看到了早期共产主义青年团成员在党的领导下的成长和牺牲。

采访笔记

党章卫士张任亚:“共青团将永远追随党”

杨宝光

参观了张任亚党章学校后,很难确定张任亚34年的人生角色。党员、团员、工人和媒体人士...他有多重身份,这不仅是历史的结果,也是革命“第一颗心”的结果。

张任亚可以说是工人领袖。1922年9月,上海金银工人俱乐部成立。他担任该市的主任,并领导了该市为期28天的罢工。张任亚可以说是一名记者。1927年2月,《平民日报》首次出版时,他是发行办公室主任,后来是中央出版局局长,也是中央印刷局局长。张任亚可以说是党员。1922年11月,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然后在上海、芜湖等地竞选革命事业。他也可以说是一名团员。1922年4月,他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见证了早期团委组织的诞生、发展和壮大。

由于我的职业性质,我对张任亚和共青团之间的命运特别“敏感”。

自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以来,就十分重视青年工作。其主要活动之一是“建立共青团组织,组织团员学习马克思主义,参加实际斗争,为党培养后备力量”

因此,张任亚很早就接受了进步思想,并自愿加入了早期的共青团组织。

1922年5月5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张任亚恰好在一个月前加入了共青团。共青团第一届会议后,上海成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张任亚当选为委员。

值得注意的是,张任亚在1923年5月接任上海团地委书记时,已经是正式党员了。从一个优秀的青年到一名共青团成员再到一名共产党员,从青年运动到共青团工作再到党的事业,这是张任亚的个人成长轨迹,但它深刻地证实了共青团自成立以来一直是党的助手和后备力量的历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