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蔚来“1美元退市”红灯已亮,市值跌去百亿,造车新势力步履蹒跚

蔚来“1美元退市”红灯已亮,市值跌去百亿,造车新势力步履蹒跚

2019-11-07 19:37:59
根据申报企业时间与审核时限,有市场人士预计,到今年年底,多数在审企业都应完成上市审核,提交注册的企业有望累计超过100家。9月起,科创板上会安排出现提速,并延续至10月。截至目前,已有33家科创板企业

作为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的代表,威来汽车从起步到上市都有所发展,创造了汽车企业上市的神话。

然而,这是模型。最新财务报告发布后,威来汽车的股价一路下跌,自9月26日收盘价格首次“突破2”以来持续下跌。截至昨日收盘,威来的股价仅为1.72美元,总市值仅为17亿美元,创历史新低。

作为新汽车制造力量的代表,魏京生未来将会很艰难,尤其是对于其他新车公司而言。面对资本、大规模生产和质量等现实问题,新汽车制造商的淘汰赛正在开始。业内许多人坦率地承认,今年和明年,这些电动汽车初创企业将面临许多改组。

在五年内亏损400亿魏元后,股价跌入1元区间。

自威来汽车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发布以来,威来的股价已进入持续下跌状态。截至10月8日市场收盘时,威来汽车的股价已达到1.72美元,这是由于威来汽车第三季度交付的汽车数量超过此前预期,其股价在10月8日飙升近10%。对于一年前13.8美元的魏京生来说,目前的股价非常糟糕。

更严重的是,未来威来可能会被迫退出市场。这是因为美国证券市场有“一美元退市规则”。如果平均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纽约证券交易所将发出退市警告。如果被警告公司在发出警告后90天内未能采取相应措施,该股票将面临强制退市。

魏莱第二季度收入为15.08亿元,同比下降7.5%。股东净亏损32.85亿元,高于分析师此前预期的29.44亿元。

据媒体统计,魏京生过去四年的亏损已经达到约50亿美元,相当于特斯拉15年的累计亏损。包括最新财务报告披露的亏损,魏京生自2014年成立以来的总亏损将达到约57亿美元,超过400亿元。

对于巨额亏损,威来创始人李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根据非美国会计准则,威来的实际亏损为220亿元,其中100亿元用于研发。

年度报告显示,2016-2018年研发支出分别为14.65亿元、26.03亿元和39.98亿元,2019年上半年研发支出为23.79亿元,三年半共支出104.45亿元。

成本高,损失越来越大。与此同时,威来汽车的销量大幅下降。

魏莱今年第二季度交付了3553辆汽车,其中3140辆是es8,413辆是es6。与第一季度的3989辆汽车相比,销售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了10.9%和7.9%。此外,第二季度汽车销售额为14.1亿元,比上季度下降7.9%。

行业专家认为,威来的盈亏平衡点是年销量约为35,000辆,但目前亏损仍将持续,短期内很难弥补亏损。

制造汽车的新动力有许多问题。

事实上,自今年年初以来,新车制造商已经深深感受到了汽车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寒意,许多新富阶层确实日子不好过。

杜云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是由福建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莆田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管理团队、福建海源自动化机械有限公司和四方共同出资9亿元建立的混合所有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平台。

自Windu发布以来已经四年了,在此期间,它还推出了许多全电动suv车型。这些车型上市时每月也卖出1000多辆车。然而,今年8月,杜云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全国销量骤降至28辆。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获悉,杜云近日发布了《关于调整2019年第四季度员工工作时间的通知》。通知规定,杜云新能源将实行“部分正常工作、部分休息、部分完全休息”的工时制度。营销中心将于2019年9月16日开始实施,其他中心将于2019年10月1日至今年年底实施。

关于杜云目前的困境,曾在杜云汽车工作过的一名知情人告诉《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杜云汽车销量暴跌的原因除了退款政策的影响外,还与公司的产品质量控制有关。事实上,许多消费者抱怨杜云的汽车无法平稳行驶,刹车失灵,无法充电。杜云公司也没有对今年8月广西南宁发生的杜云π3自燃给出明确的解释。

在汽车市场疲软的时候,今年上半年新车制造商的销售业绩非常糟糕。根据交通保险数据,2019年8月,中国新生力量仅售出5091辆汽车,占当月国内乘用车销量的0.4%。从排名来看,只有威尔玛ex5和威莱es6售出了1000多台。

关于新车制造商目前的困境,全国乘用车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当前的整体汽车市场上很难筹集到资金。此外,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疑虑和频繁的负面消息抑制了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威来等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市场前景面临巨大压力。

改组将持续到明年。

新车制造商确实正在经历一个资本寒冬。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风险投资金额同比下降近90%,至7.83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同期风险资本投资高达60亿美元。另一方面,已经进入大规模生产和交付的新车制造商已经进入他们最渴望资本的阶段。

自今年以来,随着新能源政策补贴的变化和汽车市场寒冬的双重压力,新能源汽车市场呈现疲软迹象。根据中国汽车协会(China Auto Association)的最新数据,继7月份新能源销量首次同比下滑后,8月份降幅进一步扩大,生产和销售分别为8.7万辆和8.5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2.1%和15.8%。

崔东树认为,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想要突破困境。一方面,他们需要降低成本,密切关注融资。另一方面,他们需要制造好的产品,以便尽快找到出路。"这次改组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对于目前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来说,只有他们努力工作以求生存,才有希望。魏玛汽车董事长沈晖认为,未来新车制造商取胜的关键在于两点:资本效率和精细化运营。“所谓的资本效率是指每个人花同样的一美元,而做更多或做同样事情的人花得更少。资本效率是我们的核心指标。”沈晖说。从产品定义到研发、从设计到供应链管理、制造和品牌营销,精细化运营都受到管理。

业内许多人士指出,随着2020年后电动汽车财政补贴的完全取消,以及主要老牌汽车制造商推出新能源车型,新能源汽车的重组将出现一种新模式。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孙蕾

日博开户 上海快3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