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 体育 > 诺贝尔文学奖|学者:汉德克其实想牵着观众的手告诉他们事实

诺贝尔文学奖|学者:汉德克其实想牵着观众的手告诉他们事实

2019-10-22 08:47:41
没有任何悬念,国足在世预赛40强赛第一个主场,迎来了一场大胜。10月10日晚面对关岛队,国足7-0大胜,杨旭上演“大四喜”、武磊、吴曦和艾克森分别为国足建功。关岛队门将严重失误,杨旭笑纳大礼完成帽子戏

瑞典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瑞典学院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并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彼得·汉德克

关于彼得·汉德克的获奖,复旦大学德国语言文学教授魏玉清(Wei Yuqing)表示,彼得·汉德克最出名的是《责骂观众》。当他接触到自己的作品时,他会感到与众不同,并有强烈的反抗精神。很难想象像《责骂观众》这样的作品能在这里出版。我认为,他的地位和名声完全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魏玉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是20世纪50年代后进入文坛的奥地利第二代作家的代表之一。自第二代以来,当代奥地利作家的创作特点是语言创新和对传统语言的激烈反抗。他们普遍遵循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早期语言哲学,坚信语言的边界就是思想的边界。尽管他们不否认语言是表达思想的工具,但他们深感传统语言限制了他们表达思想,阻碍了他们表达反叛意识。因此,他们应该创新和改革自己的语言,突破和推开传统语言规范对思想表达的限制和局限,拓宽自己的思维边界。这样,他们必然会在创作中不断进行语言创新(从语法、标点符号、单词等方面)。)。Handke还认为,传统语言使我们陷入了传统思维和传统思维方式的陷阱。传统语言是对人们思想(思维)的折磨。这些理论无疑非常有见地。”

魏玉清认为,二战后奥地利作家对传统语言的反叛所引发的语言创新是当代奥地利文学难以理解的重要原因。“无论是汉德克、伯恩哈德、巴赫曼、詹德,还是维也纳的特定诗歌流派,甚至是第一代作家塞连...是激进的语言创新者。”

2013年,《彼得·汉德克系列》由世纪观/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韩瑞香(Handke)中文翻译兼彼得·韩珂系列主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韩珂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由衷感到高兴。“出于政治原因,他被排除在诺贝尔奖之外。这次他获得了这个奖项,应该说是对诺贝尔奖委员会的一个改进。制作这套书时,我们不知道他会获得诺贝尔奖,但我们希望他能得到更多读者的关注,因为他是一个真正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作家。他才是真正值得获得诺贝尔奖的人,诺贝尔奖确实向前迈进了一步。"

世纪观/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彼得·汉德克系列》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国系梁希江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说,2016年,他和韩珂坐在乌镇的一个小院子里。汉德克哀叹这些天他在中国被“宠坏了”。以前,他周围有太多的人,这总是让他紧张。只有当人少的时候,他才能更放松。

“我们谈到了生活。他说他从婚姻中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但他仍然是一个好父亲。我也说过,女人比男人更爱孩子,现在我在家庭中排名第三。所以,那天下午,两个人就生活交换了意见。”

“汉德克写了许多小说,但他最初是一部戏剧。他第一次以相对令人震惊的态度进入文学传统。”梁希江表示,汉德克在普林斯顿著名的德国文学组织“47学会”的聚会上批评了几个同行大声朗读的作品,他激烈的言辞,加上汉德克像披头士一样的外表,突然成为德国文学的新星。1966年,《责骂观众》使韩珂出名。他认为传统戏剧是一种虚假的幻觉,必须与观众互动。

“他去过北京和上海,说他不是一个非正统的先锋作家。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传统作家。他想写这些东西来告诉每个人真相。他用披头士的一首歌“我想牵着你的手”。"他说他想握住观众的手,告诉他们真相。"在当时的第四、第七社会,他的目的是为了寻求真理。他觉得每个人都忽略了许多问题上的许多真相。从这个意义上说,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传统作家,并开始寻求真理。”

梁希江认为,20世纪70年代后,韩珂转向寻找自我,即所谓的新主体性文学。”这时他开始写大量的小说,其中最重要的一部是20世纪70年代的《守门员在点球大战中的焦虑》。这时,他试图从自己的生活经历中重新验证自己的自我感觉。经过长时间的语言批评,他似乎无法摆脱现实中的一些困难。他转过身去,在内心深处挖掘。20世纪80年代以后,尤其是说到小说《没有欲望的悲伤之歌》,可以说它是20世纪70年代德国文学中新主观主义的顶峰。"

“他本人就是奥地利人。后来他在巴黎呆了一段时间,联系了许多艺术家,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过着隐居的生活。此时,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在寻找自己。他认为现实世界并不完美,甚至丑陋和僵化,所以他有点厌恶这个世界,试图通过小说、诗歌和文学创作等艺术手段来寻找一个完美的世界。当时,他的新主观主义有点类似于闭关自守的感觉。他认为艺术是永恒和核心的,他试图弥补传统价值观在寻找文化根源方面的不足。”梁希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