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寿桥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译见||翻译研究创新术语逻辑化问题———以“翻译生态学”VS

译见||翻译研究创新术语逻辑化问题———以“翻译生态学”VS

2019-11-09 13:58:27
然而2013年,他突然被爆贪污1亿3000多万,之后便是坐了近4年之久的牢。可让人吃惊的是,这样一个巨贪落马后,竟有800多名师生联合签名为他作保,而在他出狱后,国家居然又给了他2758万……1993

资料来源:《外语教学》,2018年第4期

出发地:比较文学和翻译研究

摘要:翻译研究经过介绍和反思后开始创新。学术创新的本质在于术语创新,术语创新实际上是概念创新。只有当我们有一个清晰明确的概念,我们才能有准确的判断和严谨的推理,我们才能做好外语文章。摘要:本文以“翻译生态学”和“生态翻译学”的比较为例,探讨翻译学中新术语定制的逻辑化问题,以期对豹有所了解,促进翻译研究的创新。

关键词:翻译研究;术语创新;逻辑化;翻译;生态学

介绍

外语研究,包括翻译研究,也应该注重逻辑,主要涉及概念、判断和推理,这是不言而喻的。然而,逻辑的重要性在外语界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中国-英-汉比较研究会议前主席杨子健(2006: 6)认为,学术创新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心理活动,需要很多条件。其中之一是系统逻辑培养,它包括三个基本的逻辑学科:一般逻辑(形式逻辑)、符号逻辑(数理逻辑)和辩证逻辑。“我们不太重视早期高等教育中的逻辑教育,所以很少有学者能够掌握这三种逻辑。应该说,这是我们学术研究的突出弱点。”缺乏对逻辑的关注可能会影响外语研究的创新。例如,就翻译学和生态学之间的交叉研究和创新而言,作者同意这两种观点。作者还在2005年第6期《外语教学》中介绍了胡庚申的翻译适应与选择理论,王红参加了2011年第4期《上海翻译》的讨论。近年来,国内在这一领域的研究越来越热。例如,2009年,徐建中推出了翻译生态学。2011年,胡庚申创办了《生态翻译学杂志》。2013年,他还出版了《生态翻译学:建构与阐释》(以下简称生态翻译学)。然而,我仍然持有自己的观点或不同意上述两位专家的两部专著的名称或内容之间的逻辑关系。学术创新首先是术语创新,但创新必须符合基本逻辑。我们不能要求古人或祖先,但我们应该尽力管理好现在,至少尽力使术语合乎逻辑。术语的逻辑化首先是一个概念问题。有必要界定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术语应该在概念上加以术语化。包括翻译研究在内的外语研究应强调术语的逻辑化。它主要涉及概念、判断和推理。这是不言而喻的。然而,逻辑的重要性在外语界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中国英汉对比研究所前所长杨子健(2006: 6)认为,学术创新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心理活动,需要很多条件。其中之一是系统逻辑培养,它包括三个基本的逻辑学科:一般逻辑(形式逻辑)、符号逻辑(数理逻辑)和辩证逻辑。“我们不太重视早期高等教育中的逻辑教育,所以很少有学者能够掌握这三种逻辑。应该说,这是我们学术研究的突出弱点。”缺乏对逻辑的关注可能会影响外语研究的创新。例如,就翻译学和生态学之间的交叉研究和创新而言,作者同意这两种观点。作者还在2005年第6期《外语教学》中介绍了胡庚申的翻译适应与选择理论,王红参加了2011年第4期《上海翻译》的讨论。近年来,国内在这一领域的研究越来越热。例如,2009年,徐建中推出了翻译生态学。2011年,胡庚申创办了《生态翻译学杂志》。2013年,他还出版了《生态翻译学:建构与阐释》(以下简称生态翻译学)。然而,我仍然持有自己的观点或不同意上述两位专家的两部专著的名称或内容之间的逻辑关系。学术创新首先是术语创新,但创新必须符合基本逻辑。我们不能要求古人或祖先,但我们应该尽力管理好现在,至少尽力使术语合乎逻辑。术语的逻辑化首先是一个概念问题。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应该明确界定。概念应该术语化,术语应该逻辑化,也就是说,它应该符合逻辑。

2.外语术语的定制:概念内涵的澄清

方梦之(2011:99)指出,每个学科都是由一定数量的独立术语构成的。不同的概念系统和术语系统是区分不同学科的重要标志之一。术语的发展水平代表了一门学科的发展水平,是其进步和趋势的反映。术语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促进了翻译研究的发展。另一方面,翻译研究的发展可以进一步丰富和充实术语体系。“定制”最初是为个人客户量身定制的,后来逐渐丰富并用于其他目的。它是指迎合个人需求和特殊对象。有两种方式“定制”新术语:1)全新的生成机制是完全生成新术语的过程。与该术语相对应的概念可能是全新的,有时也可能用于其他领域,甚至行业。然而,在你采用或借用它并进入专业领域,如马克思的“资本”之后,它就变成了一个专业术语。2)排列组合生成机制是通过新旧术语组合生成新术语的过程。主要是根据短语的构成形成新的术语,如“组织结构”和“优化”。前者简化为“组织结构”,然后与后者结合为“组织结构优化”。另一个例子是“翻译”和“生态”可以形成“翻译生态”和“生态翻译”。

2.1将生态翻译成隐喻,将生态翻译成现实

让“翻译”为a,“生态”为b。然而,翻译有三种解决方案:a1主体“译者”、a2行为“翻译”和a3结果“翻译”。生态学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大致了解生物在自然环境中的生存和发展状态。a和B以ab和ba的形式结合在一起。两者都可以按形式组织和形成(见表1)。它能否在形成后生存,也就是说,它能否在逻辑上被确立,或者它被确立到什么程度,或者它是否尚未成熟,都要服从理性的逻辑。

翻译生态是指隐喻的结构,它从逻辑上呈现了隐喻和指称的关系。隐喻很容易存在,但它不再是真正的参考。相应的解释很容易接受。胡庚申(2013:xxiv,45,88)也很清楚“生态翻译学是基于翻译生态学和自然生态学的同构隐喻,这是一种从生态学角度研究翻译的范式”,并理解“翻译生态学和自然生态学之间的关联性、相似性和同构性”。换句话说,“翻译生态学”以“自然生态学”为基础,采用类比思维。类比的结果是“翻译生态——指翻译主体与其外部环境之间的相互联系和互动状态”。生态翻译是一种真正意义的结构,它在逻辑上呈现了一种真正意义的关系。真实意味着它是否存在,它有多少,它存在了多久,必须根据事实来揭示。生态翻译可以指“自然”和“生态”内容的翻译,以及“自然”和“生态”文本的翻译等。旨在从生态学的角度对翻译的生态整体性和翻译理论的本体论进行全面的考察和描述。胡庚申所说的(同上:288)“生态翻译学的真正含义,它的真正部分还包括这样的“绿色”翻译和相关研究”。

2.2名副其实的问题

如果将ab或ba构建的术语作为理论研究或学科创建的对象,对象的存在、存活率、大小和分类等。必须考虑。翻译生态学是最大的学科,应该选择哪种作文作为研究对象?还是生态翻译?根据“生态翻译学”的标题,似乎还会有更多。根据目录中使用的术语,它不是。(见表2)

图书目录最能反映其在术语系统中的核心问题。这是整本书的缩影和同构映射,可以从现场看到。生态翻译学的第二和第三个标题有意设立“生态翻译”,这是核心术语,也是作者有意强调的结果。然而,3级和4级标题中使用的许多术语或从属概念主要是“翻译生态学”(translation ecology),这是术语的主体,包括34个主干术语和810个基本术语。如果将“管理、市场、教育、本体论”等术语从表中“生态翻译”三级标题中去掉,它们都可以归入“翻译生态”范畴。最后四个术语是同构的,属于“翻译生态”:双语生态(11,12)、翻译生态(13)和译者生态(14)。统计结果显示,胡庚申专论目录中使用了“翻译生态学”和“生态翻译”,但前者比后者大得多,比例为19:7,即隐喻比现实更多。然而,书名使用了“生态翻译学”而不是“翻译生态学”,后者在他的书中只出现过一次。新术语是意识形态创新和概念创新的象征,是表达新思想和新概念的有力工具。然而,在术语创新过程中,选择大量术语使用较少的研究对象,会导致各级职称上下概念中的术语伦理问题。术语伦理问题将被扭曲在目录上,上下概念不会相互联系,这将导致思想的混乱。更多的墨水将用于讨论。

3.术语扩展比较:决定理论或学科的发展

从结果的内涵来看,ab和ba有各自的含义,有不同的内涵和外延。如果我们想要比较和整合两者,我们需要从包含和包含的角度来分离两者的大小和关系,这涉及到它们的延伸的比较。

3.1翻译生态有更广泛的外延

表3《生态翻译学杂志》2012年第2期相关术语统计

“翻译”和“生态”的安排和组合从其结果的内涵上看有不同的含义。他们能否被“学习”取决于他们的规模、比例和实际需求。本文以胡庚申主编的《生态翻译学杂志》2012年第二期为例。作者没有推测主编在编辑期刊时对控制术语或统一术语的主观意识,只是把它们描述和分析为客观对象。首先,请看表3,它反映了十位中国作者使用的相关术语的完整情况,并考察了翻译生态在术语系统中的延伸。表3列出了23个相关术语。其中,21个是包括“生态学”和“翻译”在内的综合术语,另外两个是“生态翻译研究”和“解释生态环境”。“翻译生态学”已使用138次,“生态翻译”仅使用4次,“翻译生态学”共有19个术语(见表4)。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有两个术语,即直接由“翻译”和“生态”组成的“翻译生态”,另一类有引号的术语“生态”,即“翻译生态”。第二类有14个。术语构建模式是“翻译生态xx”,最常见的是“翻译生态环境”,共74次。以下“环境”一词可以省略,其含义与“翻译生态学”几乎相同。正如胡庚申(2013:88)认为“翻译生态和翻译生态是同义的和普遍的。然而,不同之处在于翻译生态学关注的是“整体”和“整合”的状态,而翻译生态学关注的是“丰富”和“具体”的环境因素。其他类似的术语也可以省略xx。第三类有2个,其构成模式是“翻译xx生态”,如“翻译主体生态”,删除xx表明这一类术语仍属于“翻译生态”;第四类只有一种,其构成模式是“翻译的低概念生态”,如“翻译生态”,属于翻译生态。同样,“翻译生态”、“机器翻译生态”、“同声传译生态”、“可变翻译生态”和“完全翻译生态”也可以被提出来与“翻译生态”形成从属概念。

胡庚申说:“翻译生态是翻译主体在其周围的生活和工作状态。”"除了译者以外,一切都可以被视为翻译的生态环境."(同上:88;126)包括翻译吗?刘爱华2012年博士论文的题目是《译者与翻译生态环境:文学译者批评的理论探索》,这似乎是不切实际的。无论如何,“翻译生态学”至少可以用来表达“翻译生态学”、“与翻译相关的生态环境”和“翻译的生物学视角”的含义,后者是一个具有一定外延的术语。

3.2生态翻译的外延是狭窄的

“生态翻译”是一个从生态学角度对综合和描述性翻译的总称。这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整体概念。这个概念确实非常丰富。胡庚申(同上:122)具体列举了七个具有广泛外延的范畴:“生态翻译——既可以指生态视角的翻译,也可以指自然生态隐喻的翻译。它不仅指保持翻译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还指利用翻译促进生态环境的保护和生态文明的发展。它不仅可以指生态适应对翻译文本的选择,还可以指生态伦理对“翻译共同体”的规范。当然,它还将包括翻译文本的选择和基于生态概念的生态自然世界的翻译等。”然而,我总觉得这违背常识。“xx翻译”形成的术语或短语表达了翻译主题的含义,如经贸翻译、外事翻译、军事翻译、文学翻译等。其中,xx应该是翻译的目标或领域,这就是其中之一。第二,“生态翻译”的外延与3.1“翻译生态”涵盖的三个领域基本相同,外延上有许多重叠。引用表2和表3中的数据来证明这一点。从表2可以看出,生态翻译学有一个特殊的“生态翻译学”部分。然而,在《生态翻译学杂志》2012年第2期的10篇文章中,“生态”与“翻译”的术语组合中,“生态翻译”仅被使用过三次(1、5和22)。前面只有三个“生态学”,即“生态翻译学”、“生态翻译理论”和“生态翻译观”,后两者只出现一次。根据作者的阅读,最后一个术语实际上是“生态翻译学视角”。然而,“生态翻译学”出现了132次,在整个期刊中排名第一,其中胡庚申占一半以上。表2第一篇文章“生态翻译学”被广泛使用,因为它取自胡庚申专著《生态翻译学:建构与阐释》中的“生态翻译学导论”,侧重于名称与现实,这是可以理解的。期刊(第69页)中“翻译生态学”的唯一用途是因为它涉及翻译圈命名的争议。翻译生态不同于生态翻译。台湾学者苏郑龙(2010)明确指出,前者主要指翻译的生态环境,而后者指的是自然生态环境中动物、植物和场景的翻译。胡庚申还认为:“生态翻译学研究自然会包括真正意义上的植被、鸟类、动物、山脉、河流和岩石的“绿色”翻译以及相关研究,尽管这些不一定是生态翻译学的主要方向。”(胡庚申2013:287288)既然生态翻译不是这门学科的主要内容,为什么它在命名这门学科时不遵循这一逻辑而不是“翻译生态学”和“生态翻译学”?这否定了生态翻译的狭隘外延,生态翻译不足以涵盖胡庚申生态翻译学的所有内容。翻译生态至少涉及译者生态、翻译生态、翻译生态等,而生态翻译只涉及生态翻译,涉及行为范畴,只与前者的“翻译生态”相关。因此,翻译生态显然比生态翻译更广、更广、更好。夸张地说,前者涵盖了后者。生态翻译可以是翻译的一个分支。

4.术语的逻辑化:学科的分离与关联

如果“翻译生态学”和“生态翻译学”能够相对独立,并建立相应的学科,那么就应该从学科的角度来考察两者的发展方向。

4.1跨学科性质

邢付逸(2000:4)把研究某种事物本体论的课题和研究事物关系的课题称为。将关系学科与本体论学科分开,是科学朝着精细化、系统化方向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科学的进步。人们习惯于将关系学科从属于本体学科。例如,心理语言学,有人认为它属于语言学或心理学,有人把它分为两部分,把心理语言学归类为语言学,把语言心理学归类为心理学。事实上,这是一门关系学科。强迫它进入某一本体论学科或将其分解成不同的本体论学科不利于学术发展。关系学科与本体学科的区别在于特殊的研究对象和研究目的。就研究对象而言,从部分短语“翻译生态”的角度来看,应将其分为“翻译生态/科学”,其中包括联合短语“翻译生态”。因此,基于对关系学科的理解,翻译生态的结构应该是:(翻译生态)/科学,它不仅包括生态翻译,还包括翻译生态,而不是“翻译生态”。这门学科的方向应该是研究翻译与生态(包括自然、社会、规范、生理和心理)的关系。具体来说,翻译是与生态环境联系在一起的,其相互关系和机制是本文的研究对象。既然是一门研究两者关系的学科,那么该学科的研究内容或学科体系也应该反映这种关系的特点。

4.2生态翻译学具有隐喻意义,生态翻译学具有真实意义

语言不等于逻辑,但要尽量反映逻辑,尤其是后期或最近最新的自创或译出的术语。不能在命名之初因逻辑而出问题,习非成是,待到弄清内涵时即为时已晚, 为后人留下一大历史的遗憾,而非遗产。一文一书总有一个核心术语,其逻辑性决定了全文或全书展开的逻辑性。对术语进行梳理和规范,是界定学科基本概念、梳理学科系统的过程,也是理论的本土化和国际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如前所述,翻译生态是喻指性的,生态翻译是实指性的,那么相应的学科也是同理。如果一定要将翻译学与生态学交叉而生的学科分为两个学科定出归属,也不 妨据其主体特色定下归属取向。胡庚申《生态翻译学》从目录的术语体系看,只是在翻译学的术语前加了“生态”类字样,力争将其归入翻译学。那么,翻译生态学则可属于生态学。2009年许建忠著《翻译生态学》一书,就将“翻译生态学”归类为生态学的一个分支,认为翻译生态学是根据“生态学的原理,特别是生态系统、生态平衡、协同进化等原理与机制研究各种翻译现象及其成因,进而掌握翻译发展的规律,揭示翻译的发展趋势和方向”。刘爱华(2010:77)也认为: “它更多的是以翻译学为基点、或者从翻译学的视角研究生态学。”胡庚申( 2013: 32) 认为 michael cronin 的 translation and globalization 中提及的 ecology of translation 译作“翻译生态学”不妥,可以再讨论。原作者呼吁的语际翻 译是要保持“健康平衡”,与之相类似,季羡林( 李景端 2009:16) 也曾说“借用一句当前的时髦话,就是要注意翻译生态的平衡’”。而语际生态事关语言政策、英语霸权、小语种生存等问题,这也正是翻译工具的生态问题,是催生翻译生态学的原生态思想,翻译的生态,往前拓展,可以写成翻译生态学。生态学研究生态,翻译生态学研究什么? 依逻辑类推,应该是研究翻译(的)生态,指翻译行为及其所形成的生态,包括译者、译为、译品、译境等。而生态翻译学 研究什么? 简言之,研究生态(的) 翻译,研究的只是行为。二者侧重点不同,行为及其围绕它所关联的一切与行为本身有大小宽窄之别。这便是最基本的逻辑认同,对象与学科的关系一目了然。望文不可处处生义,但望文能生义是符合逻辑又符合接受心理的基本认知原则。由表3可知,学科冠名“生态翻译学”用了132 次,而实际展开论述的“翻译生态”类术语却用了138次,生态翻译学研究,实用“生态翻译”仅有3次,叫人如何作想? 如果说由其主编的期刊不足为证,那么由表2可知,其专著《生态翻译学》除了构建学科的章节标题中用“生态翻译学”外,“生

甘肃快三投注 500彩票 广东十一选五